北京快乐8玩法上下盘
歡迎光臨四川報道網 當前時間:??????????????????????????????
www.wqxzs.icu

地方: 成都 綿陽 德陽 自貢 攀枝花 瀘州 廣元 遂寧 內江 樂山 南充 宜賓 廣安 達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資陽 阿壩 甘孜 涼山
專訪四川廣宏大鞋材有限公司董事長趙宏
2017-07-31 14:10:03 來自:四川報道網 編輯:簡單
   “改革”是個充滿歷史感的詞語。
 
      從1978年開始,中國進入了一個水流湍急,驚濤拍岸的時代——數十年高達兩位數的高增長率;從1.8%到12%的全球GDP占比;從阡陌縱橫的村鎮小城到高樓鱗次的摩登城市——在三十多年的歷史風云中,“改革”毋庸置疑成為了最激蕩人心的話題。
 
      歷史也不負眾望地顯示,在“改革”和“開放”的大背景下,整個社會迸發出巨大的創造力和熱情,令人驚奇地實現了相當程度的市場化轉型,使得一個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大國從貧窮蕭條轉變成為最富活力的市場經濟體之一。
 
      時光流轉,光陰荏苒。
 
      隨著經濟的飛速發展,成都--也從原來只有三百萬人的城市發展成了現在將近1600萬人,現代化、國際化的大都市。而伴隨這座城市成長起來的人,生活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本期人物訪談的主人公就是這樣一位伴隨著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人,從他的發展軌跡中,可以看出經濟高速發展的道路上,有思想、有抱負的人是如何改變自己人生軌跡的。

四川省廣宏大鞋材公司 董事長 趙宏
 
     說起宏大,成都鞋圈內很少有不知道的,歷經20年發展,宏大出產的鞋楦已經遍及成都大中小鞋廠。近日,有幸登門宏大拜訪趙總,聽他講述那段激情澎湃的創業歷程…… 
 
       1978年12月,中國正式確立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指導思想,拉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大幕。1980年,深圳經濟特區成立,改革開放進入實質性階段。沿海地區開始了熱火朝天的經濟建設,世界也見識到另人瞠目結舌的“深圳速度”。
 
     作為內地西南重鎮的成都,改革開放也慢慢的在改變著人們的生活和思維方式。80年代的成都制鞋業,只有幾大國有皮鞋廠在進行生產制造,產能一直都比較低下,隨著改革的深入,第一批民營鞋業從業者也相繼離開了這幾大國有皮鞋廠,成為了成都鞋業的主力軍。
 
      就在深圳特區成立的1980年,趙宏進入成都皮鞋廠成為一名鞋楦工人,工資二十多元,那時鞋廠使用的鞋楦還是木制的,很多鞋楦都是用斧子一斧一斧砍出來的,80年代的成都鞋業生產比較原始,趙總告訴我:“那時,鞋業甚至沒有專門的膠水新型材料,如橡塑底,TPR等鞋底。”
 
 
      1992年,在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南巡以后,中國經濟開始進入了快車道,“解放生產力”“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不管黑貓白貓,抓著耗子就是好貓”等一系列改革經典語錄,奠定了改革開放在中國的思想基礎。人們猛然發現,計劃經濟那一套,已經徹底不行了。
 
      成都鞋業在經歷了改革開放之前的國營計劃經濟后,慢慢也開始向“私有制"轉變,90年代的私營鞋廠,基本上都是原來幾大國營鞋廠的老員工,趙總說:“那一批的鞋廠老板,只要能生產出鞋,無論樣式、材質、一上市,就被一搶而空了。”
 
      宏大創立于1998年,在此之前,趙宏已經在朋友的鞋廠里做了很多年的銷售,他說:“當時騎摩托車,大街小巷的跑訂單,這段經歷,真正讓我看清了這個行業,作為一個懂技術又懂銷售的鞋業人,在那個年代,還是有優勢的。”
 
“剛開始開廠的時候,最痛苦的就是原始積累這個時期,我們從事的是傳統行業,講究的就是要靜下心來,沉的住氣,這是鞋業人士都需要注意的地方。”回憶宏大初創的時候,趙宏說。
 
      剛成立宏大的時候,各個地方都需要花錢,但趙宏卻依然“任性”的花了一百多萬購買了宏大自己的生產廠房,很多人不理解,那時租廠房一個月也就才幾千元錢,人們問他為什么,趙宏笑笑解釋說:“實體一定要把資產做大,而不是把資金做大,中國經濟發展的這么快,資金再大能趕得上資產的發展速度嗎?
 
      事實證明了趙宏的眼光,現在宏大的老廠房租金已達幾十萬。趙宏深有感觸的說:“除了我們鞋楦的品質之外,國家經濟整體的發展確實也讓我們趕上了好時候。”
 
     進入2000年,宏大迎來了大發展,成都的鞋廠如雨后春筍般撥地而起,宏大的鞋楦在成都鞋圈也越來越有名氣,除了本身質量好以外,創新也一直是趙宏最看重的地方。
 
      2000年,成都鞋業首次組織出國考察,目的地意大利,趙宏就是其中出訪成員之一。這次考察讓他看到了國內鞋業與國外鞋業的巨大差距,意大利的全自動化制鞋、工業流水線生產深深的震撼了趙宏。
 
      2003年,宏大開始引進現代化的數控設備,成為改變傳統生產工藝的開拓者。
 
      隨后,中國經濟進入“黃金時間”,趙宏憑借著80年代積累的鞋楦制作手藝和銷售能力,90年代積累的廠房優勢和質量優勢,2000年以后積累的創新優勢,通過前面這20年的沉淀和積累,厚積薄發,讓宏大在成都鞋業路上一路狂奔。
 
      2015年,宏大搬入位于彭鎮的新廠房,占地8000余平米,由西南建筑設計院設計完成,花費1000余萬,全自動化流水線生產,員工宿舍、食堂一應俱全。宏大完成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中國式發展”。
 
      采訪的最后,我問趙總對宏大的成功有什么想法時,趙總想了想說:“任何成功都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大到國家,小到個人,都要經歷林林種種的磨難才有成功的可能。舉個例子吧,我一直都喜歡玩吉他,但是在你能彈奏出美妙琴聲之前,你的手指一定要盡快適應琴弦,細皮嫩肉的手指要被磨出一層老繭,這個磨的過程是最痛苦的,也是最難熬的時候,很多人練得血肉模糊就選擇了放棄,但是只要經歷過這個階段,手指適應了琴弦以后,你就有一種得心應手的感覺,那時,美妙的琴聲自然而然的出現,你離成功也就不遠了。”
 
      任何人或事,想要成功,都要經歷那種練到血肉模糊的過程。
 
      不光是趙宏的宏大或成都鞋業,就連改革開放之前的中國,也一樣經歷了各種痛徹心扉的磨難。
 
      破繭成蝶或許才是真正的“中國夢”。
 
 

 

0

北京快乐8玩法上下盘 快乐扑克3攻略 极速分分彩结果 梭哈是什么意思 七星彩开奖结果app下载 秒速时时群号 11选5号码推荐 皇都彩票平台合法吗 31选7胆拖中奖查询 北京快乐8是真假 欢乐炸金花游戏